期货模拟开户

股票网 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马月猴年

第1801章 一个时代的终结

    过了陇西,不代表就马上到了长安。

    虽然骠骑将军已经是将整个关中甚至到了陇西的道路都疏通整理了一遍,但是按照汉代的交通速度,依旧没有办法说是想要到哪里就能到哪里,但是至少可以看见了一些和陇西完全不同的村寨和田野了。

    一行队列缓缓而行,绕过一处大弯,穿过了一片树林,又从一个皱褶上爬到了另外一个皱褶上,忽然眼前的出现了一大片广阔的耕地,已经开始少量耕作的细细小小的小麦,带着一点让人充满希望的欣慰,从眼前的这里,一直绵延到了远处……

    『这……』韩过呆呆的看着,『这……』

    『真乃大田之色也……』韦诞斜眼看了一眼一旁的韩过,策马望前面了一些,哦吟道,『大田多稼,既种既戒,既备乃事。以我覃耜,俶载南亩。播厥百谷,既庭且硕,曾孙是若……』

    『啊?』韩过愣了一下,然后在后面喊着,『呃,这个,你在说啥?』

    韦诞笑了笑,继续向前而行,并没有回答韩过的问题。

    队列继续向前,在最前方的兵卒高高举起三色旗帜,时不时的向远处的哨塔按照约定摇动起来,发出安全的信号。

    虽然说关中现在大体上平静,但是也不代表着就是完全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作为整个大西北发展总公司所在地,自然不可能什么警备都没有,越是临近关中,便越是戒备森严。

    对于相对来说比较广阔,且流动人口比较大的陇西,自然不会太关注于小规模的人口流动,但是在三辅之地,就完全不同了,但方式出现队列人数超过十人以上,并且有携带武器或是马匹的,都在各处的哨塔重点关注之中,但凡是出现一些出格的举动,就会立刻点燃报警的烟火,旋即在分布在关中各处的巡骑就会出动,基本上一个时辰之内,就会刚到警报之处,并且根据情况来判断是不是需要第二次的示警,当然,如果第二次的警报传递出去,整个事件的规模就必然扩大了……

    这也是在冷兵器时代的局限,虽然说村寨和城镇不用太担心被十几人的队伍所攻破,但是被一些什么山匪和流蔻抓到了空隙,根本不需要攻击村寨和城镇,只需要在外面耕田之处杀一些农夫农妇,抢夺一些财物,盗取耕牛什么的,就已经是够让人头疼的了。

    有了预警,就有了提前准备的时间。

    骠骑将军没有到关中之前,溃兵,山贼,还有些活不下去的农夫,要么明火执仗,要么偷偷摸摸的拿起了刀枪,干着无本的生意,着实是乱得不行,出了城池根本没有人敢单独在道路上走,一直到了骠骑将军建立了完善的巡察制度之后,引进了大量的退役军人充当三辅各地的警卫,才算是比较彻底的控制了整个三辅混乱的局面。

    而这所有的一切,对于韩过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包括对他态度不是很友好的韦诞,也是同样充满了好奇。

    韦诞是半道上碰到了,目标也同样是去长安,所以驿站的官吏就干脆安排到了同一个队列里面,也是省事一些。当然,驿站还担任着传递邮件运送物资等等的职务,不仅仅是护送韩过和韦诞两个人而已。

    这一次也不例外,在后面还有两辆车,车中不股票 装了一些什么,反正有一些护卫看守着。

    韩过转过头来,相比较车中的物资来说,他对于韦诞更感兴趣,可惜的是韦诞对他不感性趣,嗯,兴趣……

    韦诞似乎只喜欢写字。

    根据韩过的观察,似乎一有空闲,韦诞就会写字,有时候是用水在木板上写,有时候是用树枝在土地上写,甚至有时候还会什么都不用,就那样凝空在写……

    这么写,有意思么?

    韩过记得他好奇的问过韦诞这个问题,然后韦诞也像之前那样,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韩过撇了撇嘴。

    原以为都是少年郎,应该更好说说话……

    韦诞虽然脸上带着笑容,当时韩过股票 在笑容之下,其实应该是疏远和鄙视。

    韩过想起了他的父亲,嗯,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养父的话。当时他父亲扶着拐杖坐在山头上,望着天边的夕阳,说他一辈子就是为了想让别人看得起他,想要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大线上配资 ,但是一直到了老弱病残的时候才看明白,其实别人看不看得起,并不是很重要,是不是一个大线上配资 ,也同样不是很重要……

    当时韩过问他父亲,说那么什么才最重要?

    他父亲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韩过仰头望天,似乎有些明白,但是又不是完全明白。

    阳光??正好,金色的光辉倾斜而下,铺满了微微有一些起伏的关中大地,就连那些褶皱和沟壑,都似乎明媚了起来。渭水和远处的沟渠,就像是银色的光带,缓缓的流动着,一直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

    这是一个好天气,很多农夫或是用耕牛,或是用驽马,甚至还有的自己背着犁耙,奋力的在田地之中耕作,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沾满了泥土,汗水将脸上的尘土冲出了一条条沟,却冲不走在嘴角的满足且充满了希望的笑容。

    这个笑容,比起韦诞的笑,好看多了。

    也比韩过在陇西所见过的那些羌胡人脸上的笑,好看多了……

    韦诞说这是因为所谓的『礼』,而韩过不能理解。

    『礼,规也,矩也,道也,理也……』在一开始的时候,韦诞还愿意和韩过解释的时候,这样说道,『胡人蛮荒,故而无礼也……』

    韩过想了半天,然后找到了韦诞,说道:『不是这样……』

    就拿吃饭来说。

    所有人都要吃饭的,不管是汉人还是胡人。

    汉人或许有汉人宴会的规矩,但是胡人同样也有胡人自己的规矩。

    一般胡人是有碗和用来割肉的小刀,但是胡人的奴隶没有碗,也没有小刀;

    在帐篷内坐着吃的都是有些身份的胡人,一般的胡人只能是坐在帐篷外的篝火处,不能进入帐篷之内的,至于奴隶,要远远避开,不能在有身份的胡人面前吃喝;

    胡人战士可以吃两份的食物,而一般的普通胡人只能吃一份,如果是担任一些重要职位的胡人,比如斥候或是精锐护卫什么的,则可以吃三份,四份;

    至于那些胡人贵人大统领什么的,就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还有像是胡人坐的地方,贵人统领什么的是坐在皮裘之上,而一般的胡人就是坐在地上,或是石头上,而如果是奴隶,这是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如此种种。

    然后韦诞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看着韩过,再然后,就不再和韩过讲话了……

    我说错了什么?

    韩过想不明白。

    在来长安的路途之中,路过了一个村寨,村寨之中的主人得知了他们的身份,便是设宴招待他们,然后不也是按照如此的规矩么?

    在厅中上首坐的就是主人和主客,然后左右两边就是重要的陪客,还有主人的儿子,接下去便是各类身份的人员,身份越低便是居于外,至于那些普通的杂役农夫什么的,就是充当背景而已……

    『礼』,不就是这些么?

    韩过的思绪有些混乱,一直到了接近长安的时候,这些纷乱的东西才被越来越繁华的场景所压制下去……

    当韩过看到了一处,房屋众多,车辆如流水一般来来去去,不由得问道:『这里就是长安了么?人好多啊……』

    『好叫郎君得知,此处是十里亭……距离长安还有十里……』好脾气的驿卒笑着应答道,然后赶着到一旁的官肆之中交换了文书,回来之后还是笑嘻嘻的说道,『二位郎君,从此处就不是老卒的职责了,待会儿有人前来交接……二位,嗯,还是在这里稍微等等,别乱走了……』

    韩过左右看着,感觉四周都是说不尽的新奇。

    没有过多久,远远的就听闻有人高呼了一声『罴心』来了,顿时街道之上有些人就如同鸟兽一般,要么转进了房屋之中,要么远远的跑开了……

    『什么来了?』

    韩过转头看去,之间一行人缓缓的前来,到了驿站之处下了马,其中有一护卫走了上前,微微仰头喝道,『陇西来人何在?』

    驿站老卒连忙上前,『小的便是……这里是物资清单,还请查看……此外还有二人……』

    护卫瞄了站在一旁的韩过和韦诞一眼,然后微微拱手示意,便拿了清单回去禀报,不多时为首的那名中年文士就走了过来,和韩过韦诞见了礼,说道:『某乃将军府给事辛毗辛佐治……』

    辛毗投了斐潜之后,便得了这样的一个职位,虽然不是什么多么贵重的官职,但重要的是可以常常见到斐潜,算是直接的幕僚人士。对于辛毗个人来说,自然也算是比较满意。辛毗因为读懂了斐潜对于关中治理游侠浪荡子的想法,所以斐潜就干脆让辛毗来负责这方面的事务,然后辛毗因为也想要表现一二,加上本身又是颍川人,和关中这些线上配资 都没有什么交情,自然就是铁面无私,抓的抓,杀的杀,罚的罚,虽然达成了斐潜想要的效果,但是辛毗本人却被人称之为『罴心』,取其名字倒着念,意义么也就是相当的明显了。

    辛毗却毫不在意,因为他股票 他只有这样做才能获取骠骑将军的器重,否则就算是做一个老好人又能如何?

    辛毗的意思是先让韩过和韦诞暂时在这里梳洗休息,等明天再进长安城。韦诞自然无有不可,但是韩过听说骠骑将军就在长安,并且不过就是十来里路的时候,就表示说如果可以,想要在今天就能见到骠骑将军……

    辛毗原先略有些不快,但是见到了韩过拿出来的东西之后,便改变了主意,令人先往骠骑将军府去禀报,然后就带着韩过往将军府而去。

    韦诞看着韩过拿出来的东西,瞪大了双眼,直至辛毗带着韩过走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连忙让人先去给家中报信,然后不免有些后悔起来,『未曾想,此人竟是列侯……』

    没错,韩过拿出来的,就是一方列侯的印。

    虽然说大汉的印绶体系并没有多少高深的防伪功能,但是整体上来说,一般人也不敢去假冒这种东西,所以辛毗也认为韩过没有这个胆子敢拿假的东西前来糊弄……

    只不过,这个列侯的印绶,是新丰侯啊!

    辛毗看着韩过走进了将军府,然后由黄旭的手下接手过去,忽然有些感慨,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摇了摇头,走了。

    将军府之内大堂之上,斐潜摩挲着这一方印绶,看着印底的『新丰侯印』四个篆体字,不由得有些恍惚。

    『新丰侯……可有何话语与某?』斐潜问道。说的这个新丰侯,自然不是拜在堂下的韩过,而是韩过的养父,韩遂,或者说,韩约。

    韩过叩首道:『父亲他说过,他最开始的想法,只是为了替西凉的困苦百姓出个头,说说话,改变西凉一直以来的贫苦……但是他说,他没有想到他在后来,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原本的心愿……他说,他为了获得这个侯爷,他失去了子女,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朋友,失去了他所有身边的一切,只剩下了这样一个……一个死物……他说,他不想将这个……带到地下去……』

    斐潜默然。

    曾经名震西凉,纵横关中的韩约,在临死前,终于是放下了手中的印,放下了他一生的执念,或许带着悔恨,或许带着伤感,或许带着释然……

    『那你呢?你想要这个么?』斐潜问道。

    韩过再次叩首道:『不……我,我只想跟着将军学些本事……父亲说过,多大的饭量吃多少的饭,吃了不应该吃的,肚皮就会破……还有,父亲他没有做完的事情,我……我想替他去做……恳请将军传授民政之道……』

    斐潜微微的点了点头,『如此,你就先留在将军府罢……多看多问多学……』

    斐潜看着韩过下了厅堂,跟着护卫前往外院,不免轻轻的感叹道:『交交黄鸟,止于棘……』韩约的故去,也似乎意味着整个西凉动乱的时代,终于是画上了一个句号,只不过为了董卓韩遂李郭等等一代人所殉葬的大汉,却着实付出了许多。

    人生如旅,途中见到什么好的,便往自己的怀里捞,左边拿一些,右边取一点,到了后来,出了身上背负的越来越多之外,或许连自己刚开始上路的时候的最初的心愿,都忘却了……

    『韩文约啊……』斐潜看着新丰侯印,『你这是来提醒我,别忘了我自己最初的心愿么……』

北京期货开户

香港恒指期货

期货鑫东财配资十倍

煤炭期货

泰兴配资

美股配资4倍

中信期货

债券期货

云晨期货

期货k线图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