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模拟开户

股票网 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悍卒斩天 三青色

第五百五十六章 阳占阴宅

    贺步采和苏柔的房间布置得简单朴素,一应家具皆普通之极,除了墙上挂了几副看上去不错的字画,房间里再就看不到其他值钱的东西。

    很难想象这是一位驸马和公主的房间。

    何况他们还经营着赚钱飞快的天禧茶楼。

    张小卒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和精致奢华,颇感诧异。

    从进府到现在,他大概看得出来,贺步采和苏柔都不是爱慕虚荣,或贪图享乐,或骄奢淫逸的人。

    这二人虽坐拥金山银山,有着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却活得简约朴素。

    张小卒不由地对二人增加许多好感。

    张小卒在外间转了两圈,入微心境和鬼瞳细查房间里每样物品每个角落,并未发现蛊卵或是什么可疑的东西。

    “外间没有问题,可以进里间卧房看一看吗?”张小卒问道。

    “公子里面请。”苏柔走在前面,朝张小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她已经吩咐婢女芍药把卧房收拾过,避免被张小卒看到一些羞于启齿的私密物品。

    “冒犯了。”张小卒先礼貌地告一声罪,然后跟在贺步采和苏柔身后.进了卧房。

    甫一进到卧房,他的眉头忽的皱起,目光落在一张靠东墙边摆放的朱红色置物架上。

    置物架上摆放着十多件东西,都以做工精致的锦盒或是玉盒盛放,一看便知是价值不菲之物。

    苏柔注意到张小卒的表情变化,心里不禁咯噔一声,秀眉微蹙,问道:“公子可有什么发现?”

    置物架上摆放的东西也并非都是值钱之物,许多都是对她有纪念意义的物品,诸如儿时的玩具,或是父皇母后赏给她,具有特别意义的小物件。

    她久居牧羊城,不方便回帝都,故而摆在房间里,时而拿出来把玩欣赏,以慰思念之情。

    也有几样贺步采送她的礼物。

    若这些东西里面暗藏蛊虫,她不敢想象该如何去面对。

    可张小卒的表情反应明确地告诉她,蛊虫就藏在这些东西当中。

    这一瞬间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慌乱,整个大脑如乱麻一般,无法思考。

    贺步采感受到了苏柔的惊慌,伸手悄悄握住她的小手。

    感受着贺步采有力的手掌和暖心的温度,苏柔慌乱的心好似一下找到了倚靠,逐渐镇定下来。

    “可以打开吗?”张小卒走到置物架前面,指着摆在第三层的一个暖白色玉盒问道。

    他的入微心境并未察觉到玉盒里有异样,但鬼瞳告诉他,玉盒里藏有阴晦之气。

    “可以。”苏柔点头道。

    玉盒有儿臂长,五寸宽,盒底垫着黄绸,黄绸上摆着半截血参,因为长久保存在玉盒里,血参色泽尚且鲜艳,殷红如血。血参本是一整支,另外半截已经被苏柔炖成养血的补汤吃掉了。

    这支血参是苏柔二产之后,宫里的容妃派人送来给她滋补身体的。

    血参乃是极其珍贵的灵物,可以帮助产后的妇人快速恢复气血和身体机能,且妇人食之,亦可通过奶.水滋补产儿,对产儿生长极具裨益。

    像这么大一支血参,光有钱是买不到的,以容妃在后宫的普通地位,必定托了很多人脉关系,耗费极大心血,才得到的。

    当时正是月子里的苏柔,被这份充满了长辈关怀的重礼感动地哭得稀里哗啦。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诉贺步采,说容妃姨娘定是求了无数人,忍了无数人的奚落和冷笑才求得这支血参。

    贺步采好生安慰,并给容妃回了一份厚礼。

    苏柔吃了半支还剩半支,便把剩下的半支放在房间里,思念并感恩容妃娘娘。

    她是一个极其念情的感性中国股市 ,谁对她好,她能挂在心头记一辈子。

    “公子,这支血参有问题吗?”苏柔悬着一颗心,忐忑不安地问道。

    她实在不愿意相信容妃对她的爱护实则是害人的毒药。

    她不愿把人心想得这么阴暗险恶。

    “另外半截血参是被公主殿下服用了吗?”张小卒问道。

    “是。”苏柔点头应道。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公主殿下体内的蛊虫应该就来自那半截血参,因为剩下的这半截血参里还有两只蛊卵。”张小卒沉声说道。

    “是是吗?”苏柔神情有些恍惚,抿着嘴唇,心口窒息生疼,感觉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狠狠攥住。

    张小卒接着说道:“所幸公主只食用了半支血参,若是食用了整支血参,让四只蛊虫侵体,公主的身体恐怕已经”

    恐怕什么张小卒没说,但苏柔和贺步采心里明白,二人脸上都失了血色,后怕不已。

    在贺步采和苏柔的目光注视下,张小卒的手指轻触血参,道力外放,切开血参,然后用指甲从里面挑出两粒针尖大小的白色虫卵,若不定睛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张小卒把两粒蛊卵放在玉盒盒盖上,以道力戳破食指指尖,滴了一滴鲜血在蛊卵上。

    蛊卵甫一接触张小卒的血液,突然动了起来,个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数倍,接着蛊虫破卵而出,尖头圆尾,和苏柔吐出来的蛊虫一模一样。

    铁证如山,苏柔中的蛊毒正是来自血参。

    “见血即活,当真可怕,也不知龙涎果能不能克制蛊毒?”张小卒盯着两只孵化的蛊虫暗暗心惊。

    这个念头刚在他脑中闪过,两只蛊虫突然剧烈扭动两下,随之生机消散,没了动静。

    张小卒神情一怔,不确定蛊虫是自己死的,还是因为吸食他的血液死的。

    苏柔深吸一口气,收拾起凌乱的心情,问张小卒:“劳请公子仔细检查一番,看看房间里是否还藏有歹毒之物。”

    张小卒摇头道:“没有了。只不过”

    一听见张小卒说“只不过”,贺步采和苏柔心里都猛地咯噔一声,不股票 又有什么糟糕的事。

    只听张小卒说道:“这间房子底下压着阴坟,暂时不要住了。有时间找位道爷或是高僧,做场法事,把房子底下的阴坟迁走。阳占阴宅,你们理亏,尽量客气着点,别为难了人家。”

    贺步采和苏柔听了,想到这么多年自己都睡在一座阴坟上,不禁头皮发麻,惊悚不已,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贤弟乃是三清观的高徒,道法超绝,能否劳烦贤弟来做这场法事?”贺步采急忙问道,他已经折服于张小卒的高超本领,若是能让张小卒做法事,他最是安心。

    苏柔亦是目光希冀地看着张小卒。

    张小卒尴尬一笑,道:“我只学了灭鬼之法,尚未修习法事之术,爱莫能助。”

    呜

    张小卒话音刚落,房间里突然凭空刮起阴风。

    冰冷刺骨的阴风打着一股股旋,吹得房间里的东西哗楞作响。

    “哼!”

    阴风当中响起一声冷哼。

    “贤弟,怎么回事?!”贺步采惊吓问道,同时把苏柔护进怀里。

    “没事。”

    “可能是下面的家伙不想搬家。”张小卒冷笑道。

    说完他脚下一跺,大量金色符咒自他体内奔涌而出,直接把房间里的阴风压了下去。

    张小卒开口喝道:“阴阳不相立,你躲在阳间不走,已是触犯阳间法则,本道爷念你身上没有戾气,应是没有害过人,外加修行不易,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休要不识好歹。”

    呜

    阴风鼓动,想要吹散张小卒的符咒压制。

    同时一道阴沉的声音自地下传出:“此地是我家,要搬家应该你们搬才对,休要欺人太甚。若把我惹急眼,休怪我和你们拼命。”

    “贤弟,我们占了他的阴宅,与理不通,若不然我们搬家也可。”贺步采说道,他惧怕鬼物,想要让步。

    却见张小卒眼珠一瞪,怒喝道:“这里是阳间,不是阴曹地府,行的是阳间的法则,哪有阳人给阴人让步的道理。区区小鬼,也敢在本道爷面前作妖,再敢啰嗦,别怪本道爷翻脸无情灭了你!”

    “哈哈”

    地下鬼物狂笑不已,道:“本鬼尊已修炼三百六十余年,会怕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不成?!给本尊破!”

    他喝一声破,房间顿时被漆黑笼罩,刺骨阴风撕碎了张小卒的符咒,如剃肉的刀子般吹在张小卒身上。

北京期货开户

香港恒指期货

期货鑫东财配资十倍

煤炭期货

泰兴配资

美股配资4倍

中信期货

债券期货

云晨期货

期货k线图分析